花样作死年华

【昀正】年纪轻轻(RPS/电竞AU)3

3.  2016年12月波士顿Major

警告:1.就为了自己爽/没大纲、没存货/想哪写哪/ DOTA2电竞AU

===========================================

为了以防看这个文的人里真的有DOTA2粉丝(并不可能),我要声明:文中Sparrow的职业比赛成绩都是“那只战队”的真实成绩,但胜负的原因和过程肯定有我自己的杜撰。要是每写一个赛事我要回看一遍比赛录像我会死的_(:з」∠)_。而且同人文,就不要计较我游戏方面的BUG了(噗通跪下)

============================================

       在俱乐部官方宣布了战队的新阵容后,新赛季随之而来。大概是没被寄予期望,也就没有压力,Sparrow战队在赛季初期反而发挥的不错。他们接连在国内的几个联赛中杀入决赛,也拿到了几个国际甲级联赛的正赛资格。队员们的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先是4号位白敬亭,成为了国服第一个9000分的选手,同时也是所有9000分选手中唯一的辅助位。5天之后,张若昀也到了9000分。那段时间他们俩一直和另外一个战队的1号位争夺谁是第一个到9000分的玩家,如今尘埃落定,自然是要庆祝一番。俱乐部按照奖励规则给他俩发了奖金,大家立刻嚷嚷着请客吃饭。

       俱乐部的人来自天南地北,但大多能吃辣,众人就找了间川菜馆。一上菜尹正就埋头猛吃,辣得直吸气也停不下来,抄起可乐猛灌一口又夹了一大筷子红彤彤油乎乎的水煮牛肉。张若昀都看楞了,推推他问:“你不是广东人么,怎么也这么能吃辣。”

       尹正嘴小,一大块牛肉嚼了好久。“一个广东人意味着…嘶…什么都能吃,不意味着一定不能吃辣。嘶…再…再来口水。”张若昀给他满上可乐,又递给他一张餐巾纸让他擦嘴。尹正忙着从翟天临筷子下抢牛肉,哪有时间管从嘴角留下的红油,干脆撅起嘴转过脸示意张若昀帮他擦。张若昀看着尹正那张跟水煮牛肉似的又红又嫩的嘴,呆愣了一下。“给你打了一次辅助就连擦嘴都要包啦?自己擦!”说着把纸巾往尹正手里一塞,也拿起筷子加入了抢肉的行列。开玩笑,一帮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菜上来还没放稳呢就空盘了,再不抢就只能回基地煮泡面了。

       这边一二三号位吃得正欢,那边厢两个辅助已经拼了一轮酒,正激动的痛说革命家史。倾诉辅助位苦啊,给大哥买药替大哥死,大哥打野被抓了还要说你眼位视野做的不够好。说到痛心处,袁弘一拍白敬亭的肩,“小白啊,咱们辅助的地位也就体现在BP上了,你看哪个队不是四号位五号位担任BP手的。下次比赛,你让他们玩哪个英雄他们不玩,你就把他们的头按进显示器!”白敬亭起先还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后面越听越不对。“不是啊袁哥,我这队长和BP手才当了半年,你们老一辈摧残显示器耳机电竞椅那一套,学不会学不会。”

       袁弘摆摆手:“甭叫哥,叫老袁就行。我们说得好听叫老一辈,说不好听就是癞皮狗。你打得好,反应快。阵容咱们大家商量着来,团战指挥还得靠你。打团你就疯狂在地图打点啊,你看他们敢不敢不上?”

       白敬亭人聪明,还有什么听不出来的?袁弘是拿过Ti冠军的人,俱乐部买这种有资历有成绩的选手,肯定有过让他担任队长和BP手的想法的。但袁弘现在的意思反而是要帮助自己成长,白敬亭突然理解袁弘功成名就后没有像他的其他队友一样选择退役,除了对游戏本身的热爱,也是想为中国DOTA再培养出几个好的队长吧。

       一旁的翟天临吃饱喝足也过来起哄:“完了完了!小白有了老袁撑腰要骑我们脸了啊!你们这ID一红一白,干脆以后就叫你们红白双煞好了!”

       白敬亭和翟天临当了半年队友,和他最熟,一把勒住他的脖子:“骑脸怎么了,有本事劣势路不要我保你,单挑去啊!”翟天临不肯求饶,拍着桌子向张若昀尹正求救。结果双大哥默默端起饭碗,“来来来,正儿你尝尝这个毛血旺。” “这个麻婆豆腐超正宗,张若昀你要不要?”

       翟天临仰天长啸:“三号位没人权啊!游戏里劣势路抗压,游戏外没人爱没人疼。我要退队!”

       玩游戏的男孩之间的友谊从来建立的很快,一顿晚饭很快在嬉戏打闹中过去了。战队经理催着大家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接了别的队的训练赛,五个人才意犹未尽的告别了一桌子的空盘子。

 

       11月的上海天气变冷,Sparrow战队的训练却是进行的热火朝天。12月初,这只年轻战队将参加他们的第一个国际甲级赛事——波士顿Major。成军两个月以来虽然在国内打的有声有色,但还需要国际大赛的检验。

       张若昀是典型的大赛型选手,越是临近比赛越是兴奋,每天打完三场BO3(Best of 3,即三盘两胜局,一个BO3如果打满三场一般要三个小时左右)还能再单排个三四场。尹正的状态却不太好。除了从中单转Carry的不适应,即将要第一次出国打比赛也让他紧张不安。尹正有点羡慕张若昀的好心态,他家境好,小时候美洲欧洲全世界跑,大场面从来不怵;打职业后虽然一直在青训队,但在国内比赛表现亮眼,也算是年少成名。不像自己,原来的队伍只是个三线队,国内比赛都没成绩更不要说出国比赛。

       连续几场训练赛都出现了低级错误,晚上尹正被教练叫进了办公室。张若昀洗漱完就坐在床上等他。半个多小时后尹正总算回来了,整个人都蔫蔫的。张若昀以为他被教练教训了,刚想安慰几句,尹正却“啊!”的大吼一声躺倒在床上,边锤枕头边高喊:“就是干就是干!RUA RUA RUA!”张若昀目瞪口呆瑟瑟发抖,内心只有一个想法:自家Carry发疯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临去波士顿的前两天,队员们不再接比赛而是多休息,提前调整时差。俱乐部对这次Major是抱着练兵的目的,也没有对名字做硬性要求,只希望队员们能多体验国际大赛。尹正被教练鼓励过一轮,又没有太大的压力,自己心里暗暗努力要好好发挥。结果等真的到了波士顿,没撑住的不是自己的心态技术,而是身体。

       本来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就让尹正晕晕乎乎的,到了波士顿,刺骨的寒风又给了广东人尹正一记暴击。小组赛第一轮他就开始低烧,幸好这轮的对手比较弱,Sparrow以一个二比零轻松带走了他们。第二轮,Sparrow对阵以打法凶悍著称、独联体地区排名第一的强队VP。在第一盘输给对手后,第二盘两队陷入了鏖战。两队打的有来有回,Sparrow在人头数上还大大领先,尹正操刀的幻影刺客多次在团战中打出爆炸输出。然而,年轻战队和成熟战队的差距在拉锯战中体现了出来。虽然人头落后,但VP战队的经济却没有拉下,并且在兵线、视野等细节的处理上更胜一筹,在大局上与Sparrow拉扯。Sparrow众人疲于处理兵线,又被偷塔,最终在61分钟的大战后败下阵来。

 

       敲出GG后尹正瘫在椅子上喘气,刚刚的比赛已经完全消耗掉了他的精力。张若昀一摘掉耳机就伸过手来摸尹正的额头,烫的吓人。

  “丹姐,能不能带尹正去医院?光吃退烧药不怎么管用啊!”张若昀看领队拿了药过来,担心地问。

       领队也皱着眉:“这次赛程太紧了……一天就要把小组赛打完,要随时等着下一场。”

       尹正接过药吃了:“没事儿,我睡一会就行。下一场太重要了,赢了我们就能进淘汰赛,还是别乱跑了。”

       张若昀看尹正摇摇晃晃走到沙发旁倒了下去,只好进屋帮他拿了床被子盖好,又问领队要了退热贴给尹正贴上。

     大概是三个小时睡眠起到了作用,小组赛最后一场时尹正感觉没那么晕了,但喉咙还是疼的说不出话,在耳麦中和队友沟通只能用气声。张若昀想着能尽快赢下比赛,急中出错反而被对手连续击杀了两次。坐在他旁边的队长白敬亭推了推他的手臂让他集中精神:“变体精灵是大核要刷经济的啊,你稳一点。”张若昀被杀了两次有点不服,梗着脖子刚想辩两句,就听见团队语音里尹正嘶哑的声音:“若昀,你别急。我们能赢的。”张若昀脸上一热,又迅速平静了下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发挥稳定,以两盘完美发挥带领队伍以小组赛第二进入了淘汰赛。

       淘汰赛之前有两天的休息时间,尹正也看了医生退了烧。淘汰赛的第一个对手是一只从没有交手过的北美战队。Sparrow在第一局轻松带走了对方,却在第二局大优局面下被翻盘。第三局,白敬亭明显感到了BP方面的准备不足。虽然根据资料,他知道对面的选手擅长哪些英雄,但总怕他们还有什么深藏不露的绝活——俗称想太多。这样的结果就是阵容选择想要面面俱到实际上却是个四不像。最终,他们以一比二输给了对手,在正赛的第一轮就被淘汰出局。

   

       比赛结束后五个人在压抑的气氛中复盘了比赛。虽然俱乐部没有给他们名次上的要求,但毕竟都是选手,没有人想输,还是在明明有机会赢的情况下输。最后一局,在可能被淘汰的压力下,五个人各有失误。白敬亭作为队长表示自己要背最大的锅,毕竟阵容就没有选好。另外四个人也纷纷分析了自己哪里还有改进的空间。最后还是老前辈袁弘下了结论:在失败中学习吧。

       分锅大会结束后,丹姐实在是不忍心看五个人心情低落,提出趁走之前出去逛逛波士顿这个城市。尹正怕冷,本来不太想出去,结果被张若昀套上羽绒服,和翟天临一人一只胳膊架到了酒店外。

    “卧槽!!雪!!下雪了哎!!我草草草草!!真的雪真的雪!”

      没见过雪的南方人尹正,在2016年的波士顿,终于见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场雪。

============================================

【昀正】年纪轻轻(RPS/电竞AU)2

警告:1.就为了自己爽/没大纲、没存货/想哪写哪/ DOTA2电竞AU

          2.本文目前只有昀正,后面有其他的会标出来。有不喜欢的请直接点X

          3.OOC!!OOC!!OOC!!

=================================

为了阅读方便,列出队员位置和ID

1号位(Carry)尹正ID:Nine

2号位(中单)张若昀ID:XDDD

3号位(劣单)翟天临ID:Sky

4号位(辅助)白敬亭ID:White

5号位(辅助)袁弘ID:Red

===================================

2. 2016年 9月 初成军

    现在这只Sparrow战队刚组成的时候,是没有人看好的,被圈内称为那个赛季“纸上实力最弱”的战队、会给Sparrow这个Ti冠军俱乐部抹黑。外界的说法并非没有道理。老Sparrow战队打法凶悍,更是有周一围、朱亚文两位被称为“双子星”的世界顶级一、二号位。曾经夺得过第四届Ti冠军,插旗西雅图为国争光;也创造过国际大赛29连胜的世界纪录。老将退役后,却没有后继之人。

2016年第六届Ti结束,Sparrow俱乐部宣布了新的阵容。三号位翟天临,四号位白敬亭,二人虽然和朱、周两位老将打过半年,状态却起伏不定,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成绩;五号位袁弘倒是在别的俱乐部拿过Ti2冠军的功勋辅助,但随着战队管理不善,他来回转会,也是几年没出过成绩了。在一二号位上,俱乐部上调了在青训队水平提升很快的张若昀;而尹正,原本跟袁弘在同一个队,战队老板跑路,他们被Sparrow俱乐部收购,他也和袁弘一起加入了新战队。尹正自己戏称自己是被买一送一的,毕竟袁弘是世界冠军,还是BP手,自己本来是中单,但因为Sparrow已经有了中单张若昀,他也要转打一号位了。

    

    在入队之前,说实话尹正对张若昀还有那么点儿看不顺眼。俱乐部自家青训队的人,自然比他受宠;别人都说张若昀不止游戏玩的好,家境好教养也好,在游戏里从不喷人彬彬有礼,结果尹正在天梯排到张若昀,被抓着一顿锤,堵着泉水打。尹正盯着那个“ZDDD”的ID直运气,这还队友呢?!这么不给面子的嘛?!

    到战队基地的第一天,领队就告诉他,他的室友是张若昀。尹正撅了嘴,问能不能让他跟袁弘住一个屋,毕竟他们一直是队友比较熟悉。领队丹姐白了他一眼:人家袁弘有女朋友呀。你跟人家住一起,人家女朋友来探望的话多不方便呀。尹正又哼唧:“那白敬亭和翟天临呢?”“他俩本来就住一间房,没必要让他们搬吧。”

    尹正只好气呼呼的提着行李上了楼。屋里有两张床,趁着张若昀还没到,尹正先把自己的行李放到靠窗户光线好的那张床上。等放好了行李收拾好了屋子,张若昀还是没到。尹正有点困,躺在床上刷着刷着微博就睡着了。迷糊间,就听见楼下有人叫他的名字,还伴随着“噔噔噔”的上楼声。“尹正呢尹正呢?尹正到了没有啊?”话还没说完,说话的人已经推开了房门。尹正嘴角的口水还没擦呢,就见一个大男孩扑到他床边,近的连男孩鼻尖的小痣都清晰可见。

    “尹正!我是张若昀!”

    “哦………………”

    “那啥,对不起啊……”

    “哦……啊?”尹正愣了,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你怎么就对不起我啦?难道你小子打完天梯还给我来了套举报三连让我的号被封啦?

    “就是那啥……你看我们都是打中单的,现在要你转Carry,挺不好意思的。”

    你也知道不好意思啊!那你去跟经理说让我打中单啊!尹正内心在咆哮,嘴里也只能干笑:“没事,你天梯分比我高嘛,成绩也比我好。”

    张若昀咧开大大的笑脸:“那……那晚上我们打天梯?我给你打辅助,给你包鸡包眼!”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看张若昀这样,尹正也不好意思再计较,默默点了点头。

 

    当你真正成为张若昀的队友,你才能体会到俱乐部为何对他这么器重。虽然打的是不熟悉的五号位,但插眼和拉野都十分到位。他总能很快察觉到队友的长处,指挥他们发挥所长。不仅如此,对有失误操作的队友他也从不责怪,总是说着“没事,下波打回来”来激励队友。他是团队的核心,是天生的领导者。

    畅快的五连胜后,尹正靠在椅子上休息。他侧过头,张若昀也正好看过来对着他笑。尹正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对自己之前那点小心思感到惭愧。

    “正儿,你要是之后想练一号位英雄,随时叫我啊。”

    尹正还有点不习惯张若昀对自己的京腔昵称,但还是“呵呵呵”的笑着答应了。

========================================

又是一天0比4,哈哈哈哈哈哈!!!!!咖喱给给!!!

【昀正】年纪轻轻(RPS/电竞AU)


警告:就为了自己爽/没大纲、没存货/想哪写哪/ DOTA2电竞AU

          原型是那只“年纪轻轻看什么XX”战队/队员事迹有掺杂其他选手

           


1. Ti7后,休假期

 “The champ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Team——Liquid!!”

“让我们恭喜Liquid战队夺得DOTA2 2017年的Ti冠军,同时也……为Sparrow战队感到惋惜吧。”

他缩在战队包间的角落里,赛场外的激情解说和房间里的低声啜泣环绕在耳边。他看到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边对手捧起奖杯,新王加冕的庆祝灯光打在他脸上。


“正儿,醒醒……”


“Sparrow从赛季初低迷到现在也非常的不容易,毕竟大多队员是第一次进入Ti总决赛……”

好累啊……这个赛季太漫长了。

“被打了个3比0也是Ti总决赛史上第一次了……”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更……


“正儿!醒醒……!”


尹正“呼”的坐了起来,吓得张若昀差点从床上掉下去。

“哎呦正儿……你想吓死我啊!你这是想趁着转会期把我吓死了好找新中单啊!”

没理会张若昀的贫嘴,尹正抹了把脸。指尖湿乎乎的。狂热观众们那不是献给他们的欢呼声犹在耳边。

“睡傻啦?昨晚通宵玩游戏了吧你。”见尹正没搭理他,张若昀又扑回床上对着尹正好一阵端详。尹正轻轻推开张若昀,扯着被子又倒了回去,在张若昀刚想抢他被子时回了句:“没,做噩梦了。”

张若昀也沉默了。不用再问,他也知道尹正说的噩梦是什么梦。这二十多天假期,尹正在微信上跟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又梦到Ti决赛了”。对别人来说,第一次参加代表DOTA2最高水平的Ti国际邀请赛就杀入决赛、拿到亚军、揽获近四百万美金的奖金,一定是个美梦成真的故事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那几个小时犹如公开处刑;不仅是战术,技术上被对手一一针对,最主要的是,他们在心理和气势上被打的落花流水。被零封的成绩和糟糕的状态立刻在赛后为他们招来一片谩骂。

张若昀当时难受,之后放下的倒是快。在西雅图的最后一天还去参加了主办方举行的派对,结识了不少国外战队的队员和圈内人士。但尹正,他放不下,他无法原谅自己。


“我给你打包了艇仔粥和肠粉,你不起来我可就都吃了啊!” 深知尹正吃货属性的张若昀决定用美食转移尹正的注意力。战队的正式休假期到后天才结束,训练基地的煮饭阿姨还没上班。张若昀估摸着这两天尹正肯定没好好吃饭,今早下了飞机还专门去粤式早茶店给在广东长大的尹正打包了他喜欢吃的早餐。

尹正果然抵不住美食的诱惑,下了床洗脸刷牙,边刷还边嘟嘟囔囔的问张若昀有没有把酱油和肠粉分开放。张若昀赏了他个白眼:“都听你说过一万次了还能不记得么?‘打包的酱油要分开放,不然肠粉要泡散啦’。”尹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其实他就说过一次,但张若昀倒是每次都记得。


训练基地是战队老板在一个高档小区里租的三层别墅,除了训练室外,健身房,厨房,休息区也是一应俱全。等尹正洗漱好从二楼下来,张若昀已经把碗筷都给他摆好了。两人边吃边聊些放假时的趣事,尹正似乎渐渐摆脱了噩梦的影响。

“小白和老袁是明天回来吧?” 

“嗯。小白说他在机场等老袁到了一起回来。”

“那天临呢?他一回日本是浪的没边儿了,整个假期都没怎么收到他的信息。他这次要不给我多带点好吃的,我饶不了他。”

看着尹正吃成仓鼠还不忘惦记队友的手信,张若昀笑得喷出一口粥,换来仓鼠一个嫌弃的眼神。张若昀擦了擦嘴:“天临要周末到,在北京转机的时候他不是说了嘛。”

“哦。”尹正抢了最后一口肠粉,塞到嘴里默默嚼着。从Ti举办地西雅图回国的一路上他都浑浑噩噩的,翟天临在北京转机直接去日本的时候说了些什么,他是真的记不得了。


“对了正儿,你提早那么多天回来干嘛啊?不在家多呆两天?”吃完了饭,张若昀靠在厨房门口看尹正洗碗。

“早点回来收收心,复建啊。决赛那三场我也想再复个盘,我技术上的问题太多了,要快点在新赛季前解决。”

张若昀突然有点生气,可又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他承认在Ti总决赛上尹正打的不够好,但他不认为是尹正技术有问题。“你技术有什么问题,你技术能有什么问题。你就是太怂!”尹正被张若昀突如其来的怒气搞得有点懵:“我知道啊……我也觉得打的太怂了,大也不敢放,高地也不敢上,不像亚文哥当年那么敢打……”

“我不是那个意思!”张若昀冲上两步把尹正扳过来盯着他的眼睛: “你别管那些键盘侠怎么说,在我这你就是最适合我……我们队的Carry!”

尹正也看着张若昀,他想起刚组队两三个月时,除了张若昀,自己和其他三个队友的状态都不太好,粉丝和媒体戏称是张若昀一个人扛着整个队伍在走。自己在一次采访时跟记者说,要谢谢张若昀带他躺赢。结果张若昀看了那个报道来找他,也是这么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尹正,没有谁带谁。你带队打架牵制,我才能有刷钱发育的空间。别家的Carry再好不适合队伍风格也没用。”


尹正露出了自总决赛后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

谢谢你一直相信我。

==========================================



谁来写一个逃生新郎梗的狗带CP来给我爽一爽啊……

暑课的作业,Adobe赛高233333。小小的一点设计。

高龄退伍老兵和他的护工(3)

叉找到工作后,熊崽子也有了独处的时间!

先去健身房健个身~



然后洗个澡~



然后去吃顿好的。 说起来叉叔一个人的时候吃路边摊,熊崽子竟然一个人下馆子……啧啧啧




吃饱喝足,肥家!



住小破公寓也只能开小破车了。



高龄退伍老兵和他的护工(2)

这章别名今天熊崽子不在家。平时在家是这样的。

 
今天趁着熊崽子上班出去浪的叉



在饮品摊边边喝茶边撩妹





逛逛街再拍个自拍









来开一个高龄退伍老兵和他的护工的SIM4档2333,目前还只能住小破公寓。另外分享这只冬的吃相……

一二代对比。二代最大的特点就是锃光瓦亮的机械臂。头发也没那么弯了大概是有好好洗头或者没人帮忙烫梨花头了2333身高大概由于一代有点驼背所以二代略高。最后附赠一张瑟瑟发抖的骨头。

手机不肯好好对焦。开箱~内盒是蓝色的,然而我不记得1.0的是啥颜色了,红色?最大感受是机械臂比一代亮,活动性更好了,一代的机械臂,谁买谁知道…配件除手外只有一把枪,军工大厂HT的武器精细度还是没的说。地台也比一代精致。脸嘛…反正并不很胖就对了23333

终于!!!!我要直播开箱了!!!!